您的位置:365医学网 >> 学术文章 >> 正文

Bleedingless手术
作者:王文林[1] 
单位: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1]  
文章号:W132987  
2019/1/12 16:58:38    
文字大小:

  手术最明显的标志就是创伤,为了更形象地描述这样的创伤,很多人会将其直接称为开刀。直到今天,台湾地区不少医院的手术室都不叫手术室,而叫开刀房,这应该是对手术这种治疗方式最接地气也是最富有传统文化色彩的诠释。既然是开刀,既然要用刀子在人身体上做切口做操作,很多生活中的经验会让人们轻易感知。刀割了身体之后最先被感知的征象一般不是切口,而是如注的血流。这样的征象往往被电影的化妆师傅演绎得惟妙惟肖。

  手术最明显的标志就是创伤,为了更形象地描述这样的创伤,很多人会将其直接称为开刀。直到今天,台湾地区不少医院的手术室都不叫手术室,而叫开刀房,这应该是对手术这种治疗方式最接地气也是最富有传统文化色彩的诠释。既然是开刀,既然要用刀子在人身体上做切口做操作,很多生活中的经验会让人们轻易感知。刀割了身体之后最先被感知的征象一般不是切口,而是如注的血流。这样的征象往往被电影的化妆师傅演绎得惟妙惟肖。因此,人们的一般印象普遍是,凡是动刀子的地方,出血是必然的事情,出血几乎是开刀的标配。
 
  外科手术都是开刀,既然是动刀子,手术中出血也被认为是不可避免的事情。由于普通的切口或者术野渗血或者小的出血实在无法避免,为了更突出手术的风险,一般说的手术中出血多指一些量较大的意外。一台手术做下来,如果没有这种大量的出血,手术往往会得到较满意的评价。至于切口的渗血或者小出血则没有任何人做追究,也不会有任何人拿这样的问题说事。不影响手术最终结果的细节问题,讨论过多会让人感觉此人蛋疼。
 
  我全身心从事胸廓畸形手术之前,我其实是一个心脏外科医生。心脏手术直接针对心脏开刀,心脏和大血管里存留的全是血。对于这样的手术来说,术野中有血是无法避免的。如果对心脏外科医生要求不能出血,那绝对是最不人道的要求。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不管是在学生时代还是后来工作的过程中,我看过或者直接参与过很多高手的手术,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非常著名的医生。在这些医生的手术中,关键的或者核心的操作都相当出色,他们每每会得到很高的评价。但是,绝对没有任何人去追究他们术野的出血问题,因为大家普遍的观念是,出血是必然的,只要没有大的出血威胁性命,所有的出血都合情合理,没有毛病。
 
  在很长时间里,我也一直持有这样的观念,在我自己的手术中也极少去花精力关注出血的问题。直到有一天,当参与了一位医生的手术后,我的观念发生了改变。这位医生叫翁渝国,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百度一下这个医生的身份,是一位非常瘦小的心脏外科医生。


 

  (翁渝国医生在做心脏手术)


  那天的手术是胸主动脉瘤,瘤体范围长,累及整个胸主动脉。这个病人是我管的病人,当时我还是主治医生。由于病情严重,我们的曾伟生主任向翁医生发出邀请,希望他能协助完成手术。
 
  在所有的心血管外科手术中,大血管手术是风险最高也是最容易出血的手术。为了防止意外,术前我准备了大量的血以备不测。那天的手术采用的是侧胸壁联合腹膜后切口,切口长约30cm。如此大的切口,在我的经验中,光实施切口就会出不少的血。但是,从翁医生开始切皮的那一刻起,我就被手术操作的一个个细节震惊了。他的手术最明显的标志就是干净,从切皮到显露动脉瘤到完成瘤体置换,几乎看不到任何明显的出血。我这里说的不是大出血,而是连小的渗血都没有。这样的手术让我大开眼界,头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颠覆了我对外科手术的观念。不论在之前还是在后来的手术生涯中,我没有遇到过第二个医生,能把手术做得如此干净。
 
  翁医生的手术让我觉悟,我开始坚信,手术野做得是不是干净,是外科医生技术修养的体现。能将最复杂最容易出血的手术做得变态级别的干净,绝对不是一般的修养。我彻底被这样的手术征服。
 
  看完翁医生手术,我很自然地与其他医生的手术做比较。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这么一比,那些所谓的大家、大师、大咖们即刻相形见绌,我不想说其中很多都是JB大忽悠,至少从手术的技巧和涵养方面来说,没有人能达到翁医生的境界。
 
  过于注重细节等于吹毛求疵,但翁医生的手术给人的感觉完全是享受,说得文艺一点应该叫艺术。我除了手术还热爱艺术,于是翁医生便成了我的偶像,成了我学习的榜样,我开始关注术中的细节,尤其是出血问题。后来的一些场合,有一个所谓的著名医生团队进驻了我原来的单位,医生切皮时全部是一刀下去直奔胸骨,无不一边流血一边做手术,让我看了一眼就差点开始作呕。
 
  数年前,我工作的重点转移到胸廓畸形手术之后,出血的问题成了我关心的头等大事。我不仅努力减少自己手术中的任何出血,而且会关注其他医生手术的出血情况,并以此不怀好意地评价其他医生的真实水平。
 
  几年前,我与著名的脑瘫手术专家孙成彦教授聊手术的问题,他主动提到了出血的细节,并强调他的手术极其微创,术中一块纱布足矣。手术中使用纱布是用来止血或者擦拭出血的,如果一块纱布都足够的话,说明出血量非常微小。孙教授与我的专业不同,但他能如此强调出血的问题,与我的观念不谋而合。这次对话对我触动很大,我由此发现,其实手术野是不是干净,并不是胸外科医生才需要有的修养,不管哪个专业,只要是动刀子,尽量减少出血,尽量使术野变得干净,是任何一个外科医生都应该注意的细节。翁医生和孙教授都很有名,我一直在想,他们之所以成名,除了手术效果非常满意外,手术的细节应该是他们成名最关键的因素。


  
  (孙成彦教授在做脑瘫手术)
 
  关于术中出血的概念形成后,我对自己的手术有了更高的要求。在所有的胸廓畸形手术中,我都会非常注意止血的细节,由此也养成了特殊的操作习惯。每次手术结束,巡回护士都会统计手术中的出血量,此时是我最得意也是最烦恼的时刻。得意的是,我的手术几乎没有出血,连切口渗血都几乎没有;烦恼的是,我总不能总说我整台手术的出血量是零吧。那显得不谦虚也不厚道,另外还不科学。但是,如果说有出血,到底是几个毫升呢?我没有办法测量,也没有办法估量。我为此而烦恼,烦得狠。
 
  1月5日,我在石家庄市第三人民医院完成了一台Wang手术,手术中几乎没有任何出血。术后护士统计出血量时,张东升主任与我商量后告诉护士说只有2ml。硬生生说出这样一个数字来,如果细究起来会惹人遐想。但那是最真实的事实,术中确实几乎没有怎么出血。这正是我们平时手术的写照。
 
  在我们所有的胸廓畸形手术中,尤其是在实施Wang手术时,我们经常能做到一滴可见的出血都没有。这是真正的零出血手术,或者是绝对的无出血手术。用英文来描述这种手术,我们找到了一个很贴切的称谓,即Bleedingless手术。
 
  关注过我们手术的朋友都知道,在过去的工作中,我们完成过大量非常复杂的手术。大家之所以对我们进行关注,注意力大约全都集中到手术最终的效果中了,其实今天想提醒大家的是我们手术的细节,我们不光手术做得成功,而且做得极其干净。这才是我们最引以为傲的事情。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http://www.365nao.com
作者简介
王文林
单位: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
简介: 王文林,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心胸外科主任,主任医师。1985年考入第三军医大学,1990年获学
进入作者主页
该作者其他相关文章
免责条款隐私保护版权声明365医学网招聘RSS订阅投稿校园招聘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任老师:18631963501 孙老师:18963323483 刘老师:13306339682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editor@365yixue.com
心血管网 版权所有 ©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3-0035